當生命科學家 被綁在生技產業上

 

李家同/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

2012.02.04

 

最近常看到媒體上出現生技產業的字樣,遺憾的是,這名詞往往使人有利益的聯想,也使得很多年輕人對於生命科學有了負面的想法。

 

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因為生命科學乃是最近各種自然科學中最有進展的學問,而且對於人類也有很大的貢獻。從事生命科學的研究應當是極有意義的。問題是,我們的政府卻一再強調生技產業,所謂兩兆雙星,其中就含有生技產業。國人有一個印象,那就是生命科學的目的乃是為要創造一個產業。我認為這是絕對錯誤的。

 

我在一九六七年曾經去美國的國家衛生院做事,第一天所有新報到的人都在大禮堂集合,慎重地宣誓,我們以後的研究是為了人類全體,而不是為了任何個人的利益。我總記得,國家衛生院的大樓裡有一張照片,照片中有一個池塘叫做Bethesda,傳說中天使曾經下降人間,他的翅膀碰到了池塘的水,從此以後這個Bethesda的水就可以病。有趣的是,美國國家衛生院所在地,就叫Bethesda,是馬里蘭州的一個小鎮。

 

自從科學家對DNA有比較深刻的了解以後,人類很多有關疾病與健康的問題,都可以經由DNA的研究而有進一步的發現,我們應該重視這種科學,因為研究這種科學對國人健康有絕對的好處,也對全世界的人都有好處,所以我們對生命科學家寄予很大的期望,也對他們有特別的尊敬。很多科學家的研究不一定對人類有好處,例如武器的研究。最近很多新科技的發展,也造成了礦產的大量流失以及環境的汙染。但是絕大多數的生命科學研究,最後總是對於人類有極大的好處。

 

因此,我在這裡提出一個重要的觀念,政府應該重視生命科學的研究,而不應將生命科學一定和產業綁在一起。很多年輕人會認為讀生命科學的唯一目的就是進入生技產業界來賺大錢,事實上生技產業的建立並不簡單,我們國家會不會有大規模的生技產業,沒有人知道答案。政府應該給國人一個想法,那就是研究生命科學是一件神聖的事,要做到這一點,政府應該在生命科學的研究上增加投資,而這種研究不一定與產業發生密切的關係。政府應該使國家衛生院的規模大得很多很多。

 

在美國,相當多的人都知道美國的國家衛生院在哪裡,也知道他們對於美國人健康上的重大貢獻。我們即使是知識分子,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我國國家衛生院的存在,更不用談知道它在哪裡了,可是,很多人卻又知道所謂的生技產業,如果這種情況繼續下去,很多生命科學系畢業的學生,可能面臨大規模失業,而我國在全世界而言,也不能在生命科學上做出重大貢獻。

 

政府應該重視生命科學,生命科學家也應該時時刻刻想到如何為全人類謀福利;政府應該做的事是,眾多的生命科學家能夠安心地做基礎研究,而不必成天談生技產業。

2012/02/04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