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會

 

【李家同/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

2011.12.09

 

和老同學見面永遠是最快樂的事,今天晚上,我們五位大學同學又在黑貓咖啡館聚頭,我們都是大學戲劇社的同學,每過一陣子,就會見面。這次見面,大家都提到老謝,他失蹤已經快一個月了,音訊全無,同學們不禁有點擔心,他會不會已出事了?

 

聊著聊著,老張的手機響了,他到走廊上去接電話,回來以後,他很興奮地告訴我們一個好消息:老謝打電話給他,而且要立刻趕來和大家見面。我們都很高興,當然也都很好奇,究竟他到哪裡去了?

 

老謝一到,我們一齊站起來歡迎他,他說他到非洲去拍風景照了。老謝的攝影技術非常好,作品也得到了很多獎。這次,他帶了筆電來介紹他最新的作品,他說他很對不起大家,到非洲去,忘了告訴家人,害得家人只好報警。以後絕對不會再如此做了。我們乘機罰他這次聚會由他請客,他很痛快地答應了。

 

當我們和老謝很熱絡地聊天的時候,平時話多的老黃卻比較沉默,而且他臉色發白,還冒冷汗。我們問他怎麼一回事,他說他今天腸胃不太好,現在又發作了,我們都勸他回去休息。

 

就在此時,又來了一位戲劇社的同學,他和老黃相當熟,看到他好高興,老黃就只好留了下來。我們也請這位新來的同學參加聚會。老黃將我們一一介紹給他,當老謝被介紹的時候,這位新來的同學忽然問,「他是最近失蹤的老謝嗎?」我們說是的,他臉色大變:「我認識老謝,他完全不是這個樣子的,這個傢伙絕對不是老謝。」大家鴉雀無聲,沒有個人作出任何反應。新來的同學急了,他對老謝說,「老謝右手有一個胎記,你現在捲起袖子來,讓我們看看有沒有這個胎記。」

 

老謝沒有反應,也沒有捲起袖子。現在,輪到我講話了,我說:「今天聚會,四個人講好的,要有一個假的老謝來到,老張的手機電話也是假的,這位新來的同學也知道老謝是假的,他被我們請來演戲的。唯一我們沒有告知的是老黃,現在問題來了。老黃,你明明知道這位所謂的老謝是假的,為什麼始終不指出來?」

 

老黃忽然恢復了鎮靜,他喝了口水,清了清喉嚨,開始解釋他為什麼不說出真相來:「老張說老謝要來,我就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老謝早已死了,是我殺死他的,但是我當時不能講,因為我一講,就要承認我殺人。我想反正那個假老謝來了,大家一定會發現他是假的,我根本也不必發言。我沒想到大家居然歡迎他,好像他是真的老謝。這下子,我慌了,我應該立刻指出他不是老謝,但我失去了勇氣。現在回想起來,我如果說他是假的,就沒事了。可是,事情發展得如此之快,而又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我實在無法在瞬間做正確的決定。」

 

隔座的一位先生走了過來,他對老黃說:「先生,我是檢察官,專門辦這個案子的,這五位先生都聽到了你剛才所說的話,他們都將是這個案子的證人,你現在就跟我走吧。」

 

這是一場豪賭,賭的是老黃會不會失去鎮靜,老黃的鎮靜是有名的,但我相信,在他做了那種事以後,他是很難保持鎮靜的,我可以說,我賭贏了。

 

老黃忘了我們都是戲劇系的同學,我們演了這場戲以後,一定不會再演戲了,因為這場戲將永遠帶給我們痛苦的回憶,我相信,我們會有好一陣子不會再開同學會了。

 

2011/12/09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