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如此痛恨紙筆考試?

 

【李家同/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

2011.08.24

 

我們的國家真是越來越怪了,台北市的教育局鼓勵老師對國的學生實行口試。國上的學生,要學一元一次方程式,如果老師問x13x等於多少,學生大概可以不用紙筆就答出來了,如果老師要學生解,試問這個學生在不用紙筆的情況之下,如何能算出來?

   口試其實是最難的,因為如果是紙筆考試,不夠聰明的同學可以花一段時間去想一想,然後求出答案來。現在換成口試,孩子面對一位老師,早已嚇得半死,一下子想不出來怎麼做,老師因為時間已到,請下一位同學來考了。對於很多學生而言,他們可能考零分。

   口試如何考申論題呢?假如老師問“甲午戰爭對我國有何影響?”如果紙筆考試,學生可以整理一下他的思想,然後很有條理地寫下來,面對口試的老師,學生要立刻回答,怎麼可能?

   最嚴重的是:老師很難使家長滿意了。紙筆考試,有考卷作為依據,家長通常不會認為老師不公平。口試之後,有的學生拿到E,家長會服氣嗎?

   台北市還要用團體討論來代替紙筆考試,這就更加怪了,現在數學老師教完了二元一次方程式,同學們如何討論呢?老師如何知道哪一個孩子根本對二元一次方程式完全不懂呢?假如理化老師才教過“莫耳”,小朋友如何討論呢?

   在我看來,台北市的教育官員根本不在乎學生究竟學會了沒有,他們只希望孩子們能快樂地學習,不要成天被紙筆考試壓得喘不過氣來。不過,我要在此嚴厲地警告官員們,將來有一天,孩子長大了,發現自己數學、英文和國文的程度差到了極點,以至於什麼工作都找不到,他會責怪你的。

   國中一年級是打好基礎的時候,如果國中一年級的基礎沒有打好,以後也就不要了。

在國人痛恨紙筆考試的時候,我們不妨看看英國對小孩子教育的做法,英國政府每年都對小學畢業生作測驗,測驗的項目是閱讀、寫作和數學,今年有67%的學生通過了第四級,去年是64%,因為有進步,使英國政府感到高興,但他們也指出,有10%的小學畢業生的程度是相當差的。英國的測驗,可想而知的是紙筆考試。

   英國政府顯然地很關心英國小孩子的學業程度。令我十分憂心的是:我國政府官員究竟有沒有重視學生的程度,你們的孩子在好的環境中成長,當然程度都不差,你們知不知道,我們有很多孩子程度甚差呢?

   台北市的教育官員們,容我問一個問題:在台北市,有百分之幾的學生學會了一元一次方程式?有百分之幾的學生學會了二元一次方程式?

   我真希望教育官員們不要每過一些日子,就提出一些新的與考試或升學有關的辦法,你們如此做,只有使學校老師們困惑,也會使家長惶恐。你們該做的是:將國家後段班同學的程度提高起來。要做到此點,你們一定要知道學生的程度,用口試,你們能知道學生的程度嗎?你們能提高學生的程度嗎?